最新电子书电子书推荐金牌推荐日排行榜周排行榜月排行榜总排行榜小说专题
首页4020电子书 > 不做炮灰[综] > 342 第 342 章

342 第 342 章

小说:不做炮灰[综]作者:外乡人字数:5480更新时间 : 2018-07-12 06:18:15
    第十七章

    林琳一直告诉自己没事的时候专注于吃吃喝喝, 少干些多管闲事的事。可遇到这种事情, 林琳觉得她要是不管一下, 真心手痒痒。

    劈腿的渣男,出轨的女人, 出于人道主义精神,她觉得达则兼济天下的同时, 也应该帮他们拯救一下他们已经堕落的世界观。

    不想过了就分手, 何必一边装得多爱对方,另一边又跟旁人有了让人鄙夷不耻的行为呢。

    就是不知道某个男人被整瘫了一条脚,还让自己丢了那么大脸的聂宝意最后还会不会回心转意?

    哎呦, 蛮叫人期待的嘛。

    林琳这么想的时候,看向杜子俊的眼神也温柔了不少。

    真感谢他让自己平淡的生活多了几分乐趣。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会注意到林琳的温柔眼神以及那眼神背后的血腥。

    董岸风注意到了, 于是他将视线隐晦的放在杜子俊身上好几眼。最后端起聂家帮佣倒的茶, 小口小口的喝了起来。

    他需要为自己庞大的联想能力压压惊。

    他们家这位祖宗平日里唯一会温柔以待的便只有心脏不好的咏琪, 之后便是他们新养的那两条狗。至于其他人, 要么是客气面容下的冷淡, 要么是冷淡下面的漠视与厌恶。他都没有得到的温柔,旁人呵呵~

    想到这里, 董岸风便觉得一定是林琳知道了些什么, 否则不会如此这般的看杜子俊。

    心里一惊, 董岸风身子顿了顿, 有些不可思议的想着, 难道这起绑架案子真的与杜子俊有关系?也或者他就是主谋?

    这倒也说不定。

    想到这里, 董岸风便不敢再往下想了。因为以他的身份, 还是知道的少一些比较好。

    以免左右为难。

    董岸风不去想那些事情的背后都有哪些可怕的真相,准备单纯的做一个法证科的中级化验员。咏琪和家乔俩个更是心大的陪在聂家人身边一边劝解着聂家三个女人,一边对林琳有着强大的自信心,相信她一定能够平安的带回津津。

    董岸风之所以会这样,就是因为他明白林琳的能力以及法律的无力。而家乔俩口子就是盲目的对林琳的信任了。

    这么多人留在聂家也不是个事。最后家乔便带着咏琪回去了,聂医生带着曾家原住她的房间,林琳与董岸风则是住在聂家的客房里。

    晚饭时聂家人吃得都不多,林琳的胃口到是很不错。晚上又喝了些甜水后,林琳便叫上杜子俊去书房说话了。

    曾家原以及聂家人则是被董岸风缠住了,董岸风说了一些生活中常见却最容易被人忽略的证据,然后带着几人去了聂津津的房间,正好在聂津津的房间看到了之前聂宝意买给她的那件白色上衣。

    本来前几天聂津津与妈妈生气便准备那几天住在聂医生家里,然而聂医生有个交往稳定的男朋友,聂津津便不好意思再去打扰自己终于开始谈恋爱的小姨了。

    也因此聂津津那件衣服是留在了家里。

    这一边聂宝意抱着聂津津的衣服又开始哭天抹泪的时候,林琳已经从杜子俊那里得到了那个有夫之妇的一切个人信息了。

    当然,同时知道的还有他们租的那间平时用来约会的房子地址。

    知道了这些后,林琳便开始在脑中完善自己的计划。而杜子俊则被林琳施了魔法打发了出去。

    等到回到他与聂宝意的房间时,聂宝意问他林琳都跟他说了什么。他则是说了一些林琳告诉他如何在交付赎金的时候,既保护好自己也能保护赎金的方法和窍门。

    聂宝意听了,似是放心又似是不放心。推了推有些困顿的杜子俊,“我以前对她态度不好,她会不会敷衍了事不上心呀?”

    杜子俊倒是恨不得津津别回来呢,心中虽然希望林琳别上心,可嘴上却一直说着肯定的话。

    聂宝意听了,也只能勉强点头,认可杜子俊的说法。

    不然又能怎么样呢,她不敢报警,也没旁的办法了。

    “子俊,绑匪收到赎金真的会放了津津吗?他们会不会出尔反尔呀?”

    杜子俊打了个哈欠,让聂宝意不要总想那些不好的。明天交了赎金津津就会被放出来。

    “快睡吧,说不定明天津津就回来了呢。”

    “哎呀,我哪里睡得着嘛。”将杜子俊伸过来的胳膊往旁边一甩,聂宝意便下了床。“津津不是你的女儿,你自然睡得着。哼,你睡吧,我去看看妈妈。”说完穿上睡衣的外套便推门出去了。

    杜子俊见此,小声嘟囔了一句,便翻身睡了。

    另一边的客房里的林琳则是刚从浴室里走出来。今天去烧烤,浑身都是味。幸好她早上出门的时候,担心会下雨或是烧烤时会弄脏衣服,这才在董岸风的车里放了两人换洗的衣服,现在投宿在聂家,倒是方便了他们换洗。

    看着林琳坐在梳妆台前,董岸风放下手中看着的杂志,一边走到林琳身后帮林琳吹头发,一边张嘴问道,“那个杜子俊有什么问题吗?”

    本来董岸风是不想问的,只是心中总是担心林琳会有什么方便,这才忍不住又问了出来。

    林琳看着镜子,对上镜子中董岸风的眼睛,抿着唇一双眼睛左看右看就是装做没听到他的问话。

    董岸风见此,摇头轻笑。亲了亲吹得有些八成干的头发。笑着说了一句,“休息吧。”

    “嗯。”林琳应了一声,将装成小**的各种化妆品按顺序摆好,一边用香脂抹手,一边站起身,“你明天一早还要上班呢,认真工作的男人最帅,董先生,要努力工作哦~”

    董岸风听了,又是一笑。用手刮了刮林琳的小鼻子,然后弯腰将林琳打横抱了起来。

    因是住在别人家的客房,俩人还是有些拘谨,只是互相亲了亲便相拥而眠了。

    笠日,林琳六点钟起床,先收拾了自己,又将俩人的东西都装到了包里,这才将董岸风叫了起来。

    让他开车送自己去电台,之后他是回警局还是回家都随他的便。

    男人收拾自己的时候那就跟打战一般,十分钟就搞定了全部事情。然后一手拎着小行李包,一手牵着林琳便下楼去了。

    聂家人一夜都没怎么睡,林琳与董岸风下楼到客厅的时候,聂妈妈和聂宝意已经坐在客厅里了。见到俩人下楼明显一怔。

    “我一会儿要去电台,我们就先走一步了。之后请杜先生按着绑匪的要求去餐厅就好,我会提前在那里等着杜先生和绑匪。”与聂家母女道了声早,林琳便将自己的行程说了一下,然后在聂家母女热情挽留林琳二人用过早膳在走的说词下,林琳和董岸风离开了聂家。

    董岸风一路开着车将林琳送到电台,在林琳说了不需要他等在这里来回接送后这才开着车回了家。

    回到家后,董岸风先是喂了狗,然后又领着俩只狗去附近散了会步,看着时间差不多了,这才将狗送回家,载着家乔去了警局。

    一路上,俩人的话题自然是没有离开过聂津津和杜子俊,然而到了警局后,俩人便都非常默契的住了嘴。

    聂家人不想先报警,那么他们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不要在警局这种地方谈论此事。

    当然了,说是没有报警,其实昨天下午的时候,曾家原已经让他们重案组的人低调的去调查商场的监控录像了。

    那个录像一出来小棠菜直接通过网络传给了曾家原。

    曾家原借用聂家的书房,林琳与曾家原倒是看了一遍,俩人看着那明显有些像杜子俊的绑匪都有些沉默。

    互视一眼后,曾家原决定今天悄悄的跟着杜子俊,而林琳则是在按着她的计划自由行事。

    林琳一早录了广播后,在自己的小办公室里吃顿早饭,便抬脚去了与杜子俊有染的那位有夫之妇与丈夫合开的画廊。

    等到了那间画廊,林琳便见到了三十多岁,犹带风情的李思曼。

    不过漂亮归漂亮,但是随意出轨的人品却不着林琳待见。借着买画,林琳找了个话题,单独与李思曼独处了一会儿后,林琳便接收到了李思曼的丈夫最近几天去写生找灵感并不在香港的消息,以及李思曼丈夫的山间那间屋子的位置。

    拿到这些资料后,林琳随手买了一幅画又让人李思曼写了几句话,然后叫了快递让人以李思曼的名义送到聂家,送给聂宝意。

    做完了这些事情,林琳又给李思曼下了一个精神指令。让她在今天下午某个时间给杜子俊打电话,就说她怀孕了。

    当然,这个时间一定是杜子俊过了交易赎金的时间以及凌光以杜子俊的名义将钱存在银里的时间。

    这样一来,杜子俊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回想了一下,发现并没有什么遗漏,林琳便离开了画廊直奔杜子俊与李思曼约会的那间出租屋。

    按着地址找到这间出租屋后,林琳对着这间出租屋的大门和墙壁施了一打的魔咒,之后又对着他们二人鬼混的房间大床也施了一个恶咒。

    等忙了这些,林琳这才拍拍屁股幻影移行回了家。

    在家里睡了好一通大觉,又洗了昨天穿的衣服,吃了一盘香菇猪肉馅的锅烙这才换了身轻便易爬山的衣服离开了家。

    李思曼的记忆还算靠谱,林琳还真的顺着她给的‘路线图’找到了那间山中小屋,洽好通过窗户看见了被绑了手脚关在里面的聂津津。

    林琳挑了挑眉毛,隔着窗户对着聂津津施了一个昏睡咒。等到聂津津的呼吸一变,林琳这才一脚踹开锁死的房门走了进去。

    对着聂津津的大脑搜了一遍这两天的记忆,发现她确实没有看到绑匪,这才放下心来。

    将人松绑,然后直接丢到空间小屋里。林琳看了一眼时间,便幻影移行离开了这里。

    先是来到绑匪指定的餐厅,洽巧看到整个人都已经迷迷糊糊的杜子俊。然后林琳转头间又正好看到追出去的曾家原。

    林琳眯了眯眼,聚水为冰,直接将冰打到了曾家原的腿上。瞬间曾家原便摔了一个跟头。而那个被跟踪的劫匪也在无知无觉间离开了这里,拿着钱朝着银行走去。

    曾家原爬起来,揉了揉自己的腿,又看了一下摔倒的地面,有些想不明白他刚刚到底是怎么摔倒的。

    看着那个疑似绑匪的人离开,曾家原又回头去看杜子俊,发现此时杜子俊又坐在那里开始东张西望,曾家原瞬间皱紧了眉头。

    绑匪一定还有同伙就在这附近。

    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手表上的时间,曾家原便找了一个不引人注意却可以看清楚里外的的地方双手抱臂靠着墙,一边盯着里面的杜子俊,一边观查着外面的情况。

    林琳特别庆幸自己来之前施了一个忽略咒,不然真的有可能会被感观敏锐的曾家原发现。

    同曾家原一样,林琳也在看着时间。当看到时针和分针分别指向某个时间的时候,林琳微微一笑,便慢慢的抬起头看向坐在里面的杜子俊。见杜子俊果然接起了电话,林琳这才放下了一半的心。

    之后杜子俊挂了电话,先是看看表,又环视一下四周,最后脸上的纠结和犹豫不决终于被一种忐忑又期待的表情取代。

    于是杜子俊便在林琳与曾家原的双重视线下,出了茶餐厅,拎着津津的‘救命钱’开车去了与聂家相反的方向。

    之后就在曾家原准备开车跟进时,又发现自己汽车的轮胎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扎了,看着在关键时刻掉链子的爱车,曾家原只好走到路旁拦了一辆计程车,可惜那么一会儿功夫杜子俊就已经不见了踪影。

    林琳看着气急败坏的曾家原笑得好不得意,一个转身便又幻影移行去了杜子俊与李思曼约会的房子。

    李思曼已经等在那里了,现在就等着杜子俊到了。

    林琳隐身在暗处,掐着点等着杜子俊上楼。然后在杜子俊上楼的那一刻,连忙用新买的手机卡和手机给各大报纸电视台和电台打电话,说是那个时常劝人离婚的知名女作家聂宝意的现男友正在跟别的女人约会。

    挂了电话,林琳便悄悄的进了这对人渣所在的屋子,然后找了一个角落站住了脚。

    一边听着这两人说话,一边看着俩人头上的全铜实心大吊灯,心中算计着俩人什么时候会像某瑶主角一般,说着说着就上了床,来段情不自禁的深深浅浅

    杜子俊是接到李思曼说她可能怀孕的电话才在今天这种紧张忙乱的时刻又跑到这里来的。可来了之后李思曼又说自己没怀孕,她说她也不知道自己刚刚打电话的时候为什么那么说,又那么迫切的想要见到杜子俊。

    然后俩人说着说着就亲上了,再之后就在林琳看热闹的视线中一边互啃一边往床上去了。

    林琳见此,微笑的点头。

    很好,就是这个节奏。

    等到俩人已经在床上深深浅浅浑然忘我的时候,林琳在大床上施了一个静音咒。让床上的那对白条鸡听不到外面一点动静,随后林琳又将被绑了手脚并且重度昏迷的聂津津放进这屋子中的另一个房间里,然后才打开通向走廊的房门。

    当然林琳手中一直拿着的v8这个时候却是没有转动方向的。毕竟房门无人自开,也是一件极恐怖的事

    香港狗仔队的速度和爆发力是非常惊人的,至少他们来的速度比林琳预计的时间提前了不少。

    看着有人扛着**走在走廊里,林琳故意将俩人做运动时发出来的声音泄露了出去,让这声音可以顺利的通过敞开的房门飘出去。

    然后第一波上来的记者朋友们就非常有幸的观赏到了一场活色生香的爱情动画片。

    林琳敢肯定,他们至少比最后上来的人多看了十分钟。

    ╮(╯▽╰)╭

    (天津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114txt.com。4020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114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