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电子书电子书推荐金牌推荐日排行榜周排行榜月排行榜总排行榜小说专题
首页4020电子书 > 漫步歌神路 > 第六百三十七章 新的架构(二十三)

第六百三十七章 新的架构(二十三)

小说:漫步歌神路作者:李天佐字数:6408更新时间 : 2018-06-14 01:20:25
    第六百三十七章新的架构(二十三)

    毕文谦习以为常的自信的笑容,让黎华的心绪如她的口吻一样,变得轻松了许多。

    “你说嘛,我们可以怎么做?”

    毕文谦却朝她摇了摇头。

    “可以操作的办法有很多,但鉴于你刚才的样子,排除掉你不愿意听,或者你不愿意执行的之后,就所剩无几了。”

    “也就是说,你是有办法的嘛!”黎华眉开眼笑着,重新握好了笔,“你总有办法。”

    “但那不见得是让你心满意足的办法。我再强调一次,人对寿命和生活质量的欲望,是无限的。我教了你冷漠,也教会了万鹏、王京云、刘三剑……但就像我不只一次无奈于你们当不好资本家,在不得不选择冷漠的时候,我……或许比你想像中的更铁石心肠。”

    黎华郑重地点点头,又握了握毕文谦的手,然后放开,看向了茶几上的笔记本:“我明白。”

    又静静看了她一会儿,毕文谦轻轻叹了一口气。

    “试图着手医疗问题,首先必须要面对的,是钱的问题。稍有医学常识的人都可以明白,医疗,性价比最高的办法,在于预防,而不是治疗。这是起码数以倍计的经济差距。但我们国内有医学常识的人,比想像中的少,更比理想中的少。就像我提过的最典型而常见的例子——吸烟有害健康。如果我们全国禁烟,我们会在短期内失去烟草方面的巨额税收,但在长期看来,我们却可以节省下相比那些税收几倍的医疗支出,甚至是十倍,几十倍。但我们不可能直接一刀切地那么干,因为多数人对这笔经济账没有足够清晰的认识,对吸烟有害健康的概念也没有足够清楚的认识,那些烟草系统里人会抵制禁烟的政策,那些有烟瘾的人也会抵制,他们甚至会对推行禁烟政策的人恨之入骨。”

    “所以,这不能指望立竿见影,只能是一件漫长的移风易俗的事情。所以昨晚我就说了,要把宣传成本计算在医疗成本之内,移风易俗的推行,我们不能强求群众,也不该强求离休干部,却可以也应该先从年轻干部开始。我们如果能花30年时间做到99.9%的人口不吸烟,那就是足以自豪的成绩了。”

    “可哪怕计划得相对宽松,第一步怎么入手?在经济建设为中心的现在,我们不可能直接从财政预算的比例上想办法,顶破天也只能是从财政里争取一笔为数不多的启动资金。持续输入的资金,怎么来?这显然就需要跳出医疗系统之外想办法了。”

    “所以,我们得先回到时代的价值导向的问题,谈谈福利彩票的问题。”毕文谦眼看着黎华手里的钢笔忽然一滞,不由笑了一下,“彩票这东西,早在古罗马就诞生了。而在我们这边儿,至少南宋也已经有了。而在我们新中国,大约是因为总理小时候的家庭过往,他对彩票始终秉持着反对的态度,国内也便长期禁止了彩票业务。一直到去年,国内才再度展开了彩票的业务,并且定义为福利彩票,作为一种筹集社会福利资金,支持社会福利事业的办法。那么问题来了,彩票这个东西,到底该不该禁?”

    问是问了,但毕文谦并没有打算由黎华来回答这个问题,他只是停顿了一下,给了黎华稍微思考的时间。

    “无论不同立场和考量的人如何抉择,在我看来,在总理的概念里的彩票,的确应该禁止。对于接受的数学方面的教育程度相对较低,并且没有真正认识到劳动最光荣的多数人来说,彩票,作为一种概率性的飞来横财,对人有着极大的吸引力,能够在一定程度里满足侥幸心理作祟的人不劳而获的希冀。可那些真的中了大奖的人,真正能改变生活,走向幸福的,其实是极少数,更多的人,所谓由奢入俭难,他们往往在短时间的挥霍之后,不仅维持不了骤然奢侈的生活方式,连当初朴实的生活也回不去了。总理童年时家道中落的经历就是如此。”

    “所以,彩票这东西,即使要存在,也需要进行深刻的改革。福利彩票这种东西,这种操作手法,对于整个社会来说,和饮鸩止渴差不多。具体来说,黎华,我们应该在取消福利彩票的同时,建立新的竞技彩票体系。”

    “竞技彩票?”黎华下意识地追问道。

    “没错,竞技。传统彩票其实还有一个很大的弊病:人们在参与的过程中,只需要付出钱财,本质上是件不经过大脑的事情。这是对社会风气危害非常大的问题。在今后,我们必须要切实杜绝那些无脑的彩票形式,把彩票这个产业和寓教于乐联系起来。比如,我们可以建立一项音彩,也就是关于流行音乐联赛的彩票,让人们预测每一轮联赛的排名,全对就是一等奖,对了一半就可以末等奖。1轮联赛1个月的周期,前四级联赛都可以办,也就是平均1个星期一次开奖。以省为单位,由流行音乐司主办,各省公安局承办。这样的彩票,人们当然也可以选择无脑去买,但如果想增大获奖的概率,他就必然需要了解流行音乐的概念,以及基础的音乐知识,提高自己的欣赏水平——这是一种可贵的主动的学习,哪怕动机是为了中将。在将来,我们还可以展开体育活动的联赛,建立体彩,让人们去了解各项体育运动的概念和基础知识。”

    “想这样的竞技彩票,好处是能够诱使人们主动去学习知识,主动去思考,这对于面向社会普及基础知识,是有一定益处的。同时,所谓财帛动人心,让一项联赛和竞技彩票联系起来之后,涉及的影响力越大,涉及的经济规模越大,就越可能有人铤而走险,动歪心思,使盘外招。一方面,这样的产业不涉及国家命脉,即使出了问题,也不至于伤筋动骨,真出了事情,也可以成为将来在其他领域继续改革的经验教训;另一方面,有了竞技彩票的存在,我们就可以更理直气壮地杜绝更广义的地下赌博活动。所以,在正式清退福利彩票,推行竞技彩票之后,我们可以把整个行业的税后利润分为三部分,一部分归公安系统;一部分归相关指向的行业,例如,音彩对应的流行音乐司,如果是体彩则可以对应体育总局,以此类推;另一部分则归医疗系统,并且把关于残疾人的社会权责纳入医疗系统中,这部分可以在50%左右,由卫生部委托文华银行走账划拨到基层。其中,公安系统一方面和相关指向行业主管部门拥有联合垄断的竞技彩票的发行权,一方面也负有打击社会中地下赌博活动的责任,实行分成与责任挂钩的原则——如果在其辖区内的确完全禁绝了地下赌博,那这理论上属于公安系统的部分利润就100%划拨,如果没有做到,则根据具体程度递减上缴中央。”

    慢慢说到这儿,毕文谦拾起杯子,喝了一大口水。

    “所谓羊毛出在羊身上。现在的情况,不仅国家穷,民间也不算富裕。即使有了这么一项可持续的资金,即使在将来随着国家不断发展,资金会越来越充裕,在计算机产业足够成熟的时候,我们甚至可以继续打击相对无脑的赌博项目,而把既具有赌博性也具有一定竞技性的项目进行官方的垄断和监控。但至少在眼下的前几年,这仍然是捉襟见肘,得一分钱掰两半花的局面。所以,在具体的医疗系统内的改革,依旧不可能温良恭俭让。”

    “黎华,所谓上医治未病。而今存在的医疗理论,大致分为传统中医、传统西医、现代医学三个,其中,西医早已被时代所淘汰,成为了历史。只不过由于满清时代落后的历史成因,让国内多数对西方历史不了解的人下意识地因为现代医学主要是由西方社会发展,便把现代医学和西医等同起来。而在传统中医和现代医学之间,指导思想上,其实是传统中医更接近上医治未病的思想。那么问题来了——现实中,现代医学的综合性价比是碾压传统中医的,为什么会这样?”

    “答案其实很科学。医学,它本质上以人体为对象的经验医学,而不是科学。而人体,是及其复杂、精密而脆弱的。一个健康的人体,是长期处于动态平衡,而不是静态。以常人都知道的癌症为例,癌症本质上是因为人体内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