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电子书电子书推荐金牌推荐日排行榜周排行榜月排行榜总排行榜小说专题
首页4020电子书 > 一等宠奴 > 第一百四十一章 死讯

第一百四十一章 死讯

小说:一等宠奴作者:莫小弃字数:3966更新时间 : 2019-01-11 21:45:09
    阿思看着他,有些不可置信。

    他说要跟她一块儿走。

    那便意味着他要放弃所有的财富,权势,地位。

    他当真舍得?

    没有问,只是从他的眼里寻找着答案。

    从前,她是看不穿他的。

    因为他的眼向来沉如墨潭,掩藏着千般心思。

    还记得他装失忆那会儿,她因他那双伪装出来的清澈眸子而选择嫁给他,如今想想,她或许早已喜欢上他了,只是他藏得太深,以至于她不敢轻易靠近。

    而如今,他的眸子依旧深不可测,可她却仍是在他的眼里寻找到了她想要的答案。

    因为,这双眸子里,映着她的脸。

    也唯有她。

    脸上的笑意渐浓,她红着脸轻轻推他,“饭菜都要凉了。”

    “恩。”他沉沉应声,却是不放手,“一会儿叫他们热热。”言下之意,是还要再抱一会儿。

    阿思很是难为情,“可我饿了。”

    闻言,修麟炀好似微微一愣,随即却是一声轻笑,“那爷喂你。”

    至于怎么喂,可就不好说了。

    阿思本就是红着脸的,这会儿又羞又囧,一时不知如何回话。

    却在这时,束风落于院外,“爷。”

    平白出现,搅了这难得的温情,修麟炀的脸色自然不会好看到哪儿去,松开了阿思,沉声问道,“何事?”

    “卫国送来密函。是,萧皇后的亲笔书信。”

    萧婉清的信?

    便是连阿思都有些惊讶了。

    修麟炀接过束风递来的书信,信封上果然是萧婉清的字迹。

    拆开信封,将信上所写内容一一扫过,眉心已是紧紧皱起。

    阿思站在一旁,莫名不安,“怎么了?”

    “婉清死了。”声音淡淡,透着几分悲凉。

    死了?

    又死了?

    阿思微微张了张嘴,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倒是一旁的束风问道,“是不是与上回一样,只是假死?”

    修麟炀摇了摇头,“信上说她病入膏肓,活不过月底,而这书信从卫国到此,快马加鞭也需十多日。信封上的蜡印,是孤星城的,这封信,孤星城看过。”

    阿思站在一旁,想起当年得知萧婉清的死讯,修麟炀有多失魂落魄,眼下也不由的为他担心,“你先别急,信上的内容还需再斟酌过才对,萧姑娘可能只是……”

    不等她把话说完,就听修麟炀冷冷开口,“她让我把于青接来。”

    闻言,阿思沉默了。

    萧婉清有多离不开于青,众人皆知。

    如今她让修麟炀将于青接来,那便只有一种可能。

    她真的死了。

    修麟炀将信纸收起,便要离去。

    阿思下意识的唤了声,“爷。”

    他脚步微顿,回头看她,“你先吃吧。”说罢,便是转身离去,再无停留。

    看着他的背影离了留钗院,阿思方才还被他勾得上窜下跳的心一下子就跌入了谷底。

    她知道,萧婉清死了,与他而言是件大事,是件伤心事。

    可……

    他就这么丢下她,仍是令她心里极其不舒服。

    独自回了屋,看着满桌的饭菜,却是一点胃口都没了。

    随意扒拉了两口,便让凝霜将饭菜撤了下去,坐到一旁,自顾绣起她的女红来。

    只是心里藏了心事,这花样怎么都修不好,反倒是连着扎了好几下手指头。

    在手指被针戳了第十三次的时候,阿思终于是忍无可忍,将面前的女红团了一团,朝着门口掷了过去。

    恰巧被人踩在了脚下。

    修麟炀松开了脚,俯身将地上的秀帕子拾起,看着上头的点点血迹,已是猜到了这秀帕子为何会被扔到门口。

    于是,杨乐生,“好好的帕子,何故扔了?”

    阿思抬眸,瞥了修麟炀一眼,原是想怼他,可念他眼下心情不好,便是没有说话。

    修麟炀收了帕子,走上前来,“凝霜说你中午没怎么吃。”

    阿思似乎知道他是为什么来了。

    暗搓搓骂了凝霜碎嘴,方才道,“吃了些的。”

    态度,显出几分疏离来。

    修麟炀俨然是察觉到了,行至阿思面前,拉过她的手,看着她惨不忍睹的手指,眉心忍不住紧蹙,“这花,还是别绣了。”

    不等绣好,这双手怕是要给扎残废了。

    阿思收回手,起身行至一旁,“我这儿可没有半途而废的事。”

    他跟了过来,自她身后抱住了她,“可这双手拢共十根手指头,总得省着点用不是?”

    “轮不着你管。”憋了半日的心思,这会儿到底还是忍不住耍起了性子。

    却听身后传来一声轻笑,“孩儿他娘,不就得孩儿他爹管着?”

    他怎么能有心思笑?

    阿思略有狐疑的转过头来,看着他嘴角淡淡的笑意,眉心微蹙,“你,没事吧?”

    当年萧婉清的死讯,可是令他好一通发作,怎么如今,他却是笑了?

    他在她脸颊上轻轻一吻,“头先是急着命人查清楚这封信的真伪,派了叶开去卫国皇宫打探。”

    叶开一身狱血教习来的本事,比束风等人更容易进去孤星城的宫里。

    这算是与她解释他方才为何急着走?

    低头,心里头的怨气算是稍稍消了些,“爷不是已经觉得信上所言都是真的吗?”

    “恩,也该打探清楚。”修麟炀说着,微微一声叹息,“婉清的性子,实在不适合做什么皇后,加上她当年生下于青后身子受了重创,虽在王府养了三年,终究补不回根本,当年送她回卫国,本王便料想过会有今日。”

    他淡淡的诉说着,如同是在说一件很寻常的事。

    纵然语气之中藏着惋惜与悲凉。

    阿思慢慢转回了身子看着他,“你当年便知道,她会死?”

    “她的娘家,是萧家,不是皇家,她在卫国除了孤星城之外,无依无靠。”可孤星城护不住她,因为他需权衡利弊,平稳朝中局势。

    是以,无依无靠的萧婉清,注定坐不稳皇后之位。

    “那,为什么要换我回来?”

    三年前,他抱着萧婉清此去必死的心思,将她换回来,是为什么?

    他看着她,一时无言。

    微微张了张嘴,随后无奈一笑,“自然是因为,你比别人都重要。”

    笑容,那般苦涩。

    二择其一的选择题,他到底还是放弃了那个自幼被他宠到大的姑娘。

    说不自责,那是假的。

    萧婉清的性子,多多少少都是被他给宠出来的。

    当初她在他身后做个小跟班儿,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那刁蛮任性,嚣张跋扈的样子,都是他一手调养出来的。

    她,是被他给害了。

    思及此,笑容更为苦涩,“还好,于青没事。”

    “于青是孤星城的亲生儿子,孤星城护不住萧婉清,总不能连于青都护不住吧?”

    “孤星城的子嗣,可不止于青一个。”修麟炀浅笑,抬手拨弄阿思的秀发,眼底隐着点点苦涩,“本王以为,于青会跟着婉清一块儿去,如今看来,也算是孤星城还有些良心。”

    “你当年接我回来,是用萧姑娘跟于青的命换的?”她低低的问出声,也总算是明白为何他在明知萧婉清说谎之后还坚持等到了三年之约。

    是想让萧婉清跟于青活得久一些吧?

    孤星城的后宫里,是数不尽的豺狼虎豹。

    当年若非她并不是孤星城的妃子,更不是什么皇后,加上孤星城有意维护这才得以安稳。

    想想,萧婉清在那样的后宫之中,保护着于青过了这几年,也着实是不容易的。

    倒也怪不得她临死之前都要写封书信给修麟炀,央他将于青接回来。

    怕也是知道,没了她,于青在那座后宫之中,照样活不下去。

    阿思忽然深吸了一口气,也不知是不是怀孕的缘故,想起当年见了萧婉清最后一眼,竟是不由的红了眼眶,“爷,奴才是不是特不懂事儿?”

    萧婉清之于修麟炀,是有特殊的意义的。

    否则,他也不会宠了那丫头怎么多年。

    可就算如此,他还是用萧婉清跟于青的性命去换了她回来。

    而她却还是一直恨他,怨他,甚至与旁人一块儿合起伙来,骗了他这么久。

    他抬手拂去她眼角溢出的点点泪花,“本就是爷不对。”是他低估了她在他心里的地位。

    是他没有弄清楚,爱人跟妹妹的区别。

    他不该将她留在卫国。

    婉清的命,是她自个儿选的。

    他不该用她去换婉清多活三年。

    再也隐忍不住,阿思把脸埋进修麟炀的怀里,声音染着几分淡淡的哭腔,“是奴才不好。”若是她稍稍懂些事儿,便不会与他蹉跎三年又三年。

    当初卫国回来之后,她若不去动那些无端的心思。

    如今,她跟他的孩子,是不是也有灵儿那般大了?

    他紧紧搂着她,轻吻着她的发,宠溺又心疼,“傻丫头。”

    她怎么会错?

    她永远都是对的。

    她在他怀里埋了一会儿,平复了心情,这才重新抬头看他,“可,孤星城会放于青走吗?”不论如何,那都是孤星城的子嗣,那个人,岂会由着自己的儿子留在修麟炀这?

    却见修麟炀点了点头,“会的,那是婉清的遗愿。”

    孤星城倒地还是喜欢婉清的,对于婉清的孩子,他比他们都知道如何才是最好的选择。

    所以,他会的。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114txt.com。4020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114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