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电子书电子书推荐金牌推荐日排行榜周排行榜月排行榜总排行榜小说专题
首页4020电子书 > 白莲花退散,本妃不好惹 > 第四百三十三章 意外的展开(8)

第四百三十三章 意外的展开(8)

小说:白莲花退散,本妃不好惹作者:兔一双字数:3887更新时间 : 2019-06-12 15:36:16
    只见顾盼兮一抬手,就直直地将手中火枪的枪口,捅进了江秋白的口中。

    不是对着,不是顶着,而是,直直地捅了进去。

    江秋白也没有料到,顾盼兮会有如此粗暴的一着,感受着这个骇人的凶器,就埋自己的口舌之间,他甚至连屈辱和愤怒都顾不上,冷汗就连珠串一般从额上坠落。

    “江少侠,你应该已经见识过火枪的威力了。我不知道你有没有从匈奴人口中,听说过火枪的用法。没关系,今天我顾盼兮大方一把,好为人师一把,教教你。你看——你应该用余光能够看到吧?”

    顾盼兮说着,顿了一顿,显然是在等待江秋白的回答。

    江秋白枪顶在喉咙,哪里还敢点头?他忽然想起那一日在金凤酒楼中,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便连忙不住眨眼。

    顾盼兮起初一愣,转而也想起了当时在金凤酒楼之中的场景,顿时咧嘴笑了,说道:“没想到江少侠还挺好记性。好,你能看到就行。你看,我手指扣着的这个月牙状的部件,叫做扳机。只要我一扣下扳机,火枪就会发射,而你的头也会……轰!”

    顾盼兮做了个夸张的嘴型。江秋白光是听见这个声响,都能想象到,一旦顾盼兮真的在他口中开枪,他的头,会被炸成一个多么凄惨的样子。

    或许会变成一个被大棒抡烂的西瓜一样吧……

    想到这里,江秋白就想咽一口唾沫,可是此情此景,他又不敢妄动。

    顾盼兮没有停住自己的恐吓,继续道:“江少侠,你可要听清楚了,这个扳机,可是很灵敏的,我的指头稍微一抖,都有可能扣动。这对我来说倒是没什么,一颗子弹而已,但对你来说,可是一条命哦~你说,你是不是应该好好配合我,在小飞帮你松绑之后,不会乱动,做一些无意义的行为?”

    江秋白哪里敢说一个不字,从他屈膝向顾盼兮表忠,以求换来一丝生机开始,他就放弃了什么尊严荣辱了,甚至在这一刻,他依旧连憎恨顾盼兮都顾不上,只一心一意地想着要怎么保住的性命,为求东山再起,自然又是一连串的眨眼。

    对此,顾盼兮也是有些错愕,暗暗赞叹,这个江秋白可惜是误入歧途,不然假以时日,必定是个叱咤风云的大人物。

    收到了江秋白的信息,知道他的的确确是老实了,顾盼兮这才跟顾岳飞打个眼色,要他动手为江秋白松绑。

    顾岳飞看见江秋白眼下的境况,如同一根被插在竹签上的鸡翅,哪里还有半点威慑力,立刻放下心来,遵照顾盼兮的吩咐,为江秋白松了绑。

    在麻绳自身上滑落的瞬间,江秋白顿时感到一身轻松。他距离重获自由,只有一步之遥了。

    可是就这么一步,却是千难万难。

    顾盼兮催促道:“好了,江秋白,我已经让你如愿,为你松绑了,现在你可以将你要展示的凭据拿出来了吧?”

    江秋白双手在身上探了一探,半晌,才从怀中摸出了一个牛皮包,递给了顾盼兮。

    尽管枪口捅进了江秋白的嘴里,顾盼兮却还是担心他会乱来,为求审慎,没有亲自去接,而是跟顾岳飞打了个眼色,提点道:“小飞,打开来看看。小心一点,慎防有诈。”

    江秋白实在是哭

    笑不得。如果他癫狂到在这个境况下使诈,那真的是寿星公上吊——嫌命长了。

    顾岳飞接过了江秋白手中的牛皮包后,先掂量掂量了重量,再摇晃了几下听了听响声,最后,才小心翼翼地将牛皮包揭开。

    在将牛皮包完全揭开的一瞬间,顾岳飞先是一愣,面露困惑神色,旋即就两眼瞪大,嘴巴张大,仿佛是要尖叫,紧接着就手足无措地将牛皮包甩到了地上。

    见状如此,顾盼兮大感惊异,还以为这牛皮包里头当真有诈,情急之下,就把火枪往江秋白嘴里又顶了一顶,怒道:“江秋白,你这个牛皮包里面到底是什么?!小飞,你没有事吧!”

    江秋白在心中暗叫冤枉,无奈他现在有口难言,只能钟摆一般猛甩双手,表示自己的无辜。

    顾岳飞担心顾盼兮因为会错了意,而失手枪杀江秋白,连忙朝她摆了摆手,表示自己没有事,然后就屈身将跌落地上的牛皮包捡起,直直举到了顾盼兮的面前。

    顾盼兮看到这牛皮包中的东西时的反应,跟顾岳飞如出一辙。

    她先是一愣,面露困惑。

    这牛皮包里面装着的,乃是一块近似方形,似布非布的物事,颜色黄中偏黑,最为显眼的特征,乃是上面一个狼头图样。

    紧接着,顾盼兮就反应了过来,这块近似方形,似布非布的物事,到底是什么。

    人皮!

    好在顾盼兮前世乃是一流的刑警,拥有滨江“霸王花”美誉的人,千奇百怪的尸体见得不少,心理素质极度过硬,否则此时此刻,指不定她会尖叫出声,然后不慎扣动扳机,将江秋白的头轰出一团肉末。

    这真的不知道该说是顾盼兮幸运,还是江秋白走运好了。

    人皮、狼,顾盼兮一下子就联想到了一件事,问江秋白道:“江秋白,这块人皮,是你从狄伽依宝外商会的匈奴人身上,割下来的?”

    对于顾盼兮的反应和提问,江秋白内心由衷地发出了一声赞叹。

    一是赞叹顾盼兮胆识过人,见到一块人皮,竟然面不红心不跳,丝毫没有异动。

    二是赞叹顾盼兮聪明过人,就这么草草一瞥,立刻领会了自己的意图。

    对于顾盼兮,江秋白丝毫没有那种针对时非清的嫉妒情绪。这是一件非常微妙的事情。一个优秀的男性,面对一个优秀的女性,即便这个女性在某些方面压自己一头,这个男性非但不会觉得嫉妒,反而还会倍加欣赏。

    当然,这有一个大前提,那就是这对男女,不能是夫妻。否则除去极少数,心胸豁达、气度超凡如时非清之人,还是会因而生出嫉妒的情绪,进而扭曲双方的情感关系的。

    面对顾盼兮的问题,江秋白有心回答,但能做的,也只有尴尬地抬起手来,指了指还捅在他嘴里的火枪。

    顾盼兮想了想,大发慈悲地将火枪从江秋白的嘴里抽出,转而顶到了他的心口正中央,说道:“打头是必死,打这里一样是必死。江少侠,不要以身犯险啊。”

    江秋白抓紧时机喘了两口粗气,苦笑道:“就是夫人给在下十个水缸做胆,在下也不会做这种蠢事。”

    “说说吧,这块人皮到底是怎么回事?”

    江秋白说道:“实不相

    瞒,这块人皮,也是在下意外所得。当然,这意外里头,也花了在下一点点心机……”

    “说重点!”

    江秋白抱了抱拳,表示歉意,终于开门见山,直入主题道:“那些匈奴人,在进入我们大武之中,为了避免出现被人察觉身份的意外,在用狄伽依宝外商会的身份四处活动之前,都会先将身上的这块刺青,连皮剥下,扔进火中烧掉。在下是在跟那个黑衣执事阿勒接触后,为求谨慎,花了一些时间跟踪调查,才得知此事的。

    当时在下认为,这块人皮,或许能在日后发生万一的时候,充当在下的保命符,才绞尽脑汁地趁那帮匈奴人不备,踢翻他们用于焚烧人皮的火炉,从中抢救出来了一块。”

    毫无疑问,这块人皮之所以黄中偏黑,自然是因为被烈火灼烧所致了。江秋白能在上头的狼头图样,还没有被烧毁之前将之抢出,实属幸运万分。

    “呵呵,江少侠还真是好心机。”顾盼兮半是真心,半是讽刺地说了一句。

    江秋白只是笑笑,没有接话。

    顾盼兮又将这块人皮举高,仔细端详了一阵。她一下子想通了一件事情。

    当时在望安镇,还有之后在那个戳破黑衣执事阿勒把戏的小镇上,她两度检阅狄伽依宝外商会成员的尸身,都能从这些尸身身上,找到一个形状雷同、大小相近、新近才开始愈合的疮疤。

    那个时候,她就一直在暗中猜测,这个疮疤背后,很有可能是某种辨认身份的记号,今日看到这块人皮,总算是茅塞顿开,帮她解开了全部困惑。

    可是一个旧的问题解开,又导致了一个新的问题到来。这个狼头图案,到底代表着什么呢?难道是所有匈奴人身上都有的吗?还是说,有什么特别的含义?

    这种事情,光是苦想是毫无意义的。顾盼兮不假思索地用枪口顶了顶江秋白,问道:“这个狼头图案,到底有什么含义?”

    江秋白踟蹰了片刻,还是决定老实回答,他先是叹出一口气来,然后说道:“实不相瞒,在下也还没有查清。尽管在下翻阅了不少有关匈奴人的典籍,但都没有从中,找到任何跟这个狼头图案有关的蛛丝马迹。”

    “啧。”

    顾盼兮丝毫不掩饰自己心中的不满,瞪了江秋白一眼,然后就低下了头去,思忖着,是不是应该向已经出外执行她的作战计划,试图全歼在环山县中肆虐的匈奴人的武林群雄们,追加一个命令:务必要留至少一个活口,以供她查问。

    这个命令,实在让顾盼兮感到为难。要知道,在这么一场死斗中,要求抓活口,实在强人所难。

    且不论武林群雄能不能做到,今日能够来到这个环山县中执行夜袭任务的匈奴人,肯定都是百里挑一的忠诚死士。这样的人,眼见自己可能被生擒的时候,难道还会苟且偷生吗?

    可不是人人都跟江秋白一般,有大丈夫能屈能伸的价值观。

    可是不追加这个命令,这个难得到手的情报,就会缺了半截,价值大打折扣。顾盼兮又大感不甘。

    就在顾盼兮左右为难之时,一个尚带点稚气的冷淡声音,冷不丁地在她身后响了起来。

    “我认得这个狼头图案。这个图案的含义,其实是……”

    (本章完)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114txt.com。4020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114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