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电子书电子书推荐金牌推荐日排行榜周排行榜月排行榜总排行榜小说专题
首页4020电子书 > 时光的谎 > 第五十五章 没跑

第五十五章 没跑

小说:时光的谎作者:云笺栖南雁字数:3495更新时间 : 2018-11-09 10:33:21
    许诺醒来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她感觉到了床边趴着一个人,仔细瞧了瞧,是时初。但是她没敢伸手,她总觉得有点不真实。

    她的头有点痛,但她还是努力回想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而那个和时初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把她打晕后,她记得她醒过来一次,可现在,怎么都回想不起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你醒了,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她就动了一下头,时初就醒了。

    许诺还有点恍惚,仔细打量着他是不是真的时初。

    “怎么?你是假装不认识,还是心有所属想一脚踹开我?”

    许诺嘿嘿笑起来,是这个,傲娇,爱吃醋,没跑的!

    “五脏庙里的小鬼在闹腾,你饿不饿,我们去吃东西好不好?”

    时初盯着这个吃货,好气又好笑。

    “你什么时候来的,那件案子怎么样了?我的手机你是不是捡到了,快给我看看。”

    时初莞尔,工作狂,是这个,没跑的!

    “你知不知道这几天我有多担心你?你怎么失踪,怎么回来的,还记得吗?”时初带点焦急问道。

    许诺从床上起来,望着他眼底的担忧,眼睛还是那样深邃,让人看不透他心里的真实想法,但流露的情感确实是真的。

    她盯着他的唇,快速凑上去,小啄了一口,是熟悉的味道,舔舔唇,她说了声谢谢。

    时初有点木然,许诺主动的时候很少,他很留恋她的味道,他很喜欢她的小霸道。

    但他马上恢复理智,说:“你别以为这样,我就会原谅你一个人偷跑出来查案,还有,老实交代,你是怎么脱身的。”

    然后给她倒了一杯温水,就着自己的手直接喂给她喝。看她的身体状况,应该是没什么大问题的,那么,对于她这几天去了哪里,却是没有一点要说的意思,他快把浮屠镇翻遍了,而她突然就回来了,他怎么能不起疑。

    他的动作自然随意,丝毫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让许诺错觉他们绝对不止认识了这么长时间,既然送上门了,她干嘛要客气,直接喝完,调侃说道:“你是在审问一个刑警么?如果不是,我和你说我只是去朋友那玩了两天,你会相信吗?”

    看着他一副完全不相信的眼神,许诺无奈的摊摊手,说:“事实就是这样,我不说,你质疑,我说了,你又不相信。”

    许诺收拾东西去洗澡,她被绑架的案子,她自己会慢慢调查清楚。不说,是因为自己身上的这件案子可能影响她一个刑警的威信,而与别的刑警合作会遭致不信任,将原本简单的问题复杂化。

    而遇到假时初的事,她想了想,还是决定不说,那个男人,一看就不是简单的角色,他的目的她现在完全没有搞清楚,还是不要轻举妄动好。而至于时初知不知道,她还要试探一番再从长计议比较好。

    许诺回来了,时初给风起,雷混子和金龙打招呼,让他们不要找自己,以免许诺起疑,之前有一部分事是他不得已的策划,他还没找到合适的时机给她说明。

    如果他现在在酒吧,绝对可以看到三人鄙视的眼神,见色忘友,是谁以前老说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的,看看现在,打脸都不带眨眼的。

    而风起盯着自己的手,阎王有软肋了,真不知道是该喜还是该忧。

    许诺盯着打下来的水,时初感受着她刚才给过的余温,两人都觉得有什么在悄悄发生变化。曾经默默告诫自己,要彼此信任,却在不得已中,将承诺越抛越远,将对方越看越重,而信任,越来越轻。他们可以给自己找非常多的理由,证明我还爱她(他),但是,他们都不得不承认,他们现在已经不像以前那样,毫无条件和理由的,百分一百的信任彼此了。

    而时光从来不承认谎言,相互欺骗的,相互慰藉的,只有自己已经丢失的心。但是,还是要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这样,才能走得更远。

    许诺出来后,看见时初正拿着手机望着窗外,她擦着头发,没有上前打扰。

    “发生了案子,你要不要过去看看?”

    时初拿过她手上的手帕,轻轻的给她擦着,他们现在,似乎只有这个话题可以聊得久一点了。

    果然,许诺马上来了兴致,说走去看看。

    时初已经在派出所打点过了,许诺进入现场并没有受到什么阻碍。不过,大家还是非常诧异,这么一个小姑娘来,当花瓶看看还可以,但协助破案,可就是异想天开了吧。

    许诺也不在意,和所长打了招呼,她还在为自己上次报案不受理而耿耿于怀,对这所长有尊敬而不热络。

    她观察着周围的环境,山脚下,不足十户的人家被丛林掩盖得几乎看不出来,掩藏一个身影轻而易举,而就算进村了,不会有多少人在意,大部分是老人和孩子在家,没到放学时间,老人基本上出去放牛或羊了。

    这是一个不算富裕的家,老旧的砖瓦房,薄薄的一层水泥地面已经坑坑洼洼,土和沙固执的泡在底洼处。

    大厅里,奶奶哭得声嘶力竭。三个房间,一个是孩子的,一个是奶奶居住的,一个堆砌着庄稼。

    许诺和时初走进,一个剥了皮的孩子,血肉淋淋,就这么睁着眼睛躺在床上。和她那天看到的手机里的照片,几乎一模一样。

    时初望了一下许诺,把手套递给她。许诺点了点头,带上手套,上前查看。手法并不专业,有很多的皮是直接撕的或扯的,下手的刀子很多都割进了血肉,显得有点急躁了,她没仔细看过第一起,但这起,可以说明,手法并不属于娴熟,而另一个猜测,也在她心中悄悄冒了起来,她想推翻,那几乎是不可能的,即使再强大的心理承受能力,也不可能有胆量直接操作。

    受害者是奶奶的孙子,爸爸出了车祸,妈妈另嫁,不知去向,从小跟奶奶过,今年已经13岁,再镇上读初中,成绩不好,经常旷课打架,小小年纪,不仅吸烟喝酒,坑蒙拐骗,还偷偷尝试吸毒,老师管不了,九年义务教育,没法劝退,奶奶管不住,却又心疼,只能塞点钱,却让孩子越来越放纵。

    法医鉴定,手上脚上有充血的血肉,死前被绑住过手脚,舌头有被咬过的痕迹,瞳孔放大,脸部肌肉收紧,是被活生生剥掉皮的。

    而死亡时间判定在今天凌晨4点,距离现在,已经近8个小时,老奶奶放完羊,回来准备做饭的时候,才发现孩子躺在自家屋里,已经变得惨不忍睹,才叫人帮忙报案的。

    除了躺着的那一块的被子有血迹,其余的地方都没有血迹,再根据死亡时间,很容易确定这里是第二现场。

    所长似乎也看出来了,马上叫人去附近搜索,如果凶手是从外面把受害者运回来的,那么可能会有残留的线索,比如,突然滴下来的血迹,屋里新的脚印。

    忙活一番,但很遗憾,凶手做事非常小心,收拾得挺干净。

    许诺站在旁边,听着老奶奶的笔录。“你是什么时候出去放羊的?”

    “九点半。”老奶奶擦着眼泪说。

    “他这几天有什么奇怪,或有什么反常的地方吗?”

    “他住校,这几天都没回来,我不清楚。”

    许诺随意的转了转,屋里的东西很简陋,连个时钟都没有,她再看了看老奶奶,身上是洗旧的麻衣,双手全是岁月的割痕,沟壑显于脸颊,手上身上都没有多余的装饰。

    显而易见,老奶奶在说谎,她回答时间的时候很干脆,但是家里并没有能显示时间的东西,很多农村人也是不在意的时间的,那么这个精确到分钟的时间,就一定是她提前就想好的。

    但是许诺没有戳破,她还拿不准老奶奶为什么要这么做。

    尸体被带回所里,许诺让时初给所长提了醒,一定要注意观察老奶奶的动向。

    一回到所里,许诺就催促着时初,让所长带她去看第一起案件。

    时初很无奈,刚才还说要填五脏庙,现在完全都不饿了么,看她快瘦尖的下巴,他执意要她先去吃饭。

    许诺想了想,一口答应,吃得贼快,刚吃完就拉着他往所里跑。

    派出所里,所长焦头烂额,却还是叫人给哭啼的妇人倒了一杯茶,

    “你们什么时候才能还我家孩子一个清白,就算不能,能不能先把孩子还给我们,三天都已经过去了,他还不能入土为安,这不是拉着他的魂,不让孩子安心的走吗。”妇人没接茶,拉着所长的手哭着恳求道

    “大姐,您放心,我们绝对会给您一个真相大白的,就今天,今天我们就帮您把孩子送回去。”

    这是一个参杂了许多白发的妇女,五十多岁的年龄看起来已经超过六十岁了,黝黑的脸庞饱经着风霜,泪水一直挂在脸上,眼底全是悲伤,想必就是第一起案件孩子的母亲了。白发人送黑发人,怜尽天下父母心。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114txt.com。4020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114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