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电子书电子书推荐金牌推荐日排行榜周排行榜月排行榜总排行榜小说专题
首页4020电子书 > 剑下桃花春 > 第二百六十六章 口角又生唇枪箭

第二百六十六章 口角又生唇枪箭

小说:剑下桃花春作者:最爱女子着红衣字数:5690更新时间 : 2019-04-15 22:10:32
    陈墨并不晓得那莫倾心去了自己的屋子了,也是了,以前在太华山的时候,那莫倾心的性子自小就是文静的很,不用说自己先前说过要她在哪等着,就算自己没提到这等事情,依着她以往的性子,也定然不会到别的地方儿去的!

    也是这般想着,陈墨去找那易一与徐生的时候,也并未太过着急,一路上优哉游哉的走着,见到了那俩人的时候,这陈墨还给卖了个关子!等着那两个听到了这莫倾心下山的事情之后,也是跟陈墨先前那般,面上全是一些个惊讶,实在想不通就依着山上那位玉清峰首座的性子,又怎么会让他自己的闺女轻易下山呢!

    虽说是这般想着,可这等他乡故知的事情也实在让人欢喜,听得了陈墨的这些个言语之后,这两人也不曾有什么犹豫,当即就整理了一番仪表,跟随这陈墨朝着厅堂这边儿给赶过来了!

    只是这抬脚刚刚迈过了厅堂的门,却是见得里面空荡荡的,莫说是莫倾心这么一个大活人了,就连一个人影儿也是没见着的!这三人见得了这般,心里纳闷儿,尤其是徐生与易一两个,要不是晓得这陈墨的性子,还以为是这陈墨故意说了一番谎话逗自己玩儿呢!

    就在这三人在那屋子里头发愣的时候,猛然间,自那庭院里传来了一阵动静儿,这三人转头看过去,只见得那些个下人们熙熙攘攘的,互相拥挤着,人头攒动,尽都朝着西边儿看了过去,仿佛是有着什么热闹一般!

    这三人见得这般,一时间竟然也忘了那莫倾心的事情,抬脚出了厅堂,也是来到了那庭院里头,寻着这些个人的目光,也是转头朝着那西边儿看了过去,但见得那西院儿的上空,红霞弥漫,那些个红霞之中,有着一道青色剑气来回闯荡,轻灵之中,更是不乏那等凶气!

    陈墨见得这般,整个人浑身一震,瞳孔骤然一缩,接着,心下暗道一声不好,转眼去,看向了一边儿的一个婢子,轻声开口问道:“春红姐姐,可是见到了方才随我一同进来的那个女子给去了哪里?”

    那婢子听得了这些个言语之后,依依不舍的将目光从那半空之中收回,转眼看到了说话的陈墨,面上带着些许的笑意,略作思索轻声开口说道:“陈道长说的是那位莫仙子吧,方才她出来问我们陈道长的住处,我等就跟她说了,想来是去了西院儿了吧!”

    说罢了这些个言语,许是觉得那天上的光景比起这眼前的陈墨还要好看一些,这婢子当即又是转头看向了那半空,与自己身旁的那些个婢子们小声儿议论着,便是陈墨与她道谢也是没有听进去的!

    陈墨听完了这位婢子的言语之后,心里也是生出了几分了然,清楚了西边儿的那些个光景究竟是谁给弄出来的,这心里暗道一声不好,接着,来不及跟这徐生与易一两个开口言语过什么,抬脚便要朝着西院那里走去!

    这徐生本来也是太华山上修道之人,先前就见得那一道剑气熟悉,可又是在说不上究竟是个什么感觉来,此番见得了陈墨这等模样儿,这心里猛然明悟,面上禁不住闪过了一丝轻笑,对着一边儿的易一轻声开口说道:“赶紧跟上知白,说不得还会有着热闹看呢!”说罢此语,这徐生率先跟上!

    陈墨心里着急,这脚下的步子自然也就迈的快一些,就是这正院儿到西院儿的这点儿距离,还是足够陈墨将那徐生与易一两个落下,自己率先感到了这院子里,一进院子,便见得了最里面上下翻飞的红衣与莫倾心!

    除却了那比试的两人,这西院儿的门口处儿,许是未了给那两人腾出来地方儿,这张钊师徒俩竟然搬着板凳儿来到了这门口儿坐下,那张钊的手里还捧着一捧花生米,俨然是一副看热闹的模样儿!

    “看见了没有,眼前这两位,一个是太华山的高徒,另一个是妖族的公主,咱们就不说那修为如何,就是那一招一式,也不知比你高出了多少!”一边儿看着,这张钊朝着自己的嘴里丢进了几颗花生米,大口嚼着,转头对着一边儿的王恒开口说道!

    至于那王恒,从头到尾都不曾有着什么言语,眉头紧锁,仿佛是担心里面儿的那两人!

    “啧啧,这剑法,实在犀利,怪不得咱们那掌教有着那般好的身手,这太华山出来的,一个个儿都是不凡的人物儿啊!”张钊又是开口,只是瞥眼间,却是见到了那陈墨的身影儿,面上一愣,接着咧嘴轻笑!

    “掌教也来了!”张钊一边儿说着,将自己手里的那些个花生米给递到了陈墨的面前,示意着陈墨抓些来吃!

    陈墨皱起眉头,嫌弃的看过了一眼,也不曾开口说过什么言语,上前一步,绕到了这张钊师徒两人的前头,看着那边儿正上下翻飞的两人,这陈墨开口喊道:“好,你们两个莫要在动手了,若是伤到了彼此,实在也是不妥的!”

    听得了这陈墨的言语,那红衣与

    莫倾心两人具是转头朝着陈墨这边儿看过了一眼!那莫倾心手中长剑不曾停下,在这两道大红匹练的夹击之下,这莫倾心犹有余力,得了个空子,开口轻声说道:“哼,知白放心就是了,就凭着这狐狸精这等道行,还伤不到我的!”

    “只是我这心里却是稀奇,原本那旭之师兄说你在这山下成了亲,我以为是那家的大家闺秀,怎么成了这个狐狸精?难不成,你也中了这等狐媚子的魅惑术法了?”

    听过这莫倾心的言语之后,这陈墨心下大呼不妙,似这等狐狸精的称谓,想来都是这红衣的禁忌,此番被这莫倾心当众提起,如何又会不怒!

    果不其然,在这莫倾心刚刚说完了这些个言语,那边的红衣,纵然有着红纱遮面,可是那等眉头倒竖的模样儿,显然也是满腔的怒火,禁不住高喝一声,这红衣泠然开口:“大胆,若是放在妖族,似你这等言语说出来,定然要治你一个诛九族的大罪的!今日,本公主便好好教训你一番!”

    一边儿说着,那两道红练大开大合间,杀气森然,看着这模样儿,这红衣已然动了真火,生就了杀心了!

    身为那太华山的弟子,这莫倾心浑然不惧,一柄长剑把握在手里,莫说眼前的不过是两道红练了,就算是千军万马,此时的莫倾心也敢试上一试的!但见得她身姿轻灵,在那红练之间,来回游走,一袭白衣,一柄长剑,好似在那红练之中起舞一般,倏忽起,翩然落,一起一落,红练白衣,当真是一副好风景!

    “哟,还真打起来了!”正在这时候儿,那易一与徐生两人也是来到了这西院儿里,看着那正在上下打斗的两名女子,这易一忍不住轻声开口,一边儿说着,那目光停留在了那莫倾心的身上,眼睛转动,接着说道:“莫师姐,还真的是你啊,那当心师伯怎么就舍得让你下山了啊!”

    红练之中,莫倾心自然也听得了这些个言语,一边应付着那红练,这莫倾心转头,正是见得了那徐生与易一两人,只是草草地看过了一眼,也没有跟这两人打过招呼,也不曾说过半句言语。

    又是转头,那双眸子直勾勾的盯到了那边的红衣身上,手中长剑猛然变招,化守作攻,长剑起,荡开了那两道红练,身子一动,化作一道道的虚影儿,眨眼的功夫儿,整个人就已经来到了那红衣的身前,长剑笔直的朝着那红衣刺过去!

    红衣见得了这般,心下也是一惊,只是也不曾有着慌乱,脚下后撤半步,身子后仰,那娇躯就好似没有骨头一般,自腰际,红衣的整个上半身都弯下,刚好将那长剑躲过!就在这仰面避过了那长剑的时候,这红衣双手好似两指蝴蝶一般,翩翩起舞,结出了法印,只听得,自那红纱底下传出来一声娇喝:“疾!”

    再看去,原本那两道在半空之中的红练就好似是生出了灵智一般,猛然点头,真整个都折回来,裹挟着红衣一身浑厚的真气,朝着这莫倾心后心狠狠地击打过来!

    所谓置之死地而后生,陷之亡地而后存!先前那红衣的两道红练故意露出来破绽,引得这莫倾心欺身上前就是为了这一刻,只是方才自己也没有想到这莫倾心的动作如此的迅猛,差一点儿,自己就要吃下那一剑了!

    这莫倾心是何人,太华山玉清峰首座的亲女,更是那位紫云峰首座的爱徒,这一身的本事已然得了两座山峰的真传,就算是此番无心提防,可这等随机应变的本事还是有的,眼看着那两道红练就要打在了莫倾心的身上,这莫倾心手中的长剑之上突然窜出了青气两道,那两道青气相互交缠,在空中变作剪刀一把,绕到了这莫倾心的身后,咔擦一声,那两道红练应声而断!

    只是那红练之上还裹挟着红衣的真气,红练断开,那真气与剪刀之上的青气相搏,最终,那些个红练没有了上前的势头儿,而那剪刀也随着青气一同消失的无影无踪!

    此番相斗,两人堪堪战成平手,只是这世间女子尽都善妒,没分出高下,又怎么会轻易罢手,就在那莫倾心应付身后那两道红练的时候,这红衣后撤一步,得了个空子,稍作调息,接着,双掌擎起,又要朝着莫倾心打杀过来!

    在那红衣调息的时候,这莫倾心也是收回了心神,见着那红衣凭着一双肉掌冲上了前来,心中存着几分傲气,抬手抖起一个剑花儿,将手中的宝剑抛到了一边儿,玉掌一前一后,也是双掌,朝着那边的红衣迎了过去!

    就在这时候儿,陈墨见得了这等的时机,深晓得那等机不可失的道理,纵身一跃,身子在那空中翻转,转眼间,在地上落定,正是在那两人之间,开口说道:“且都罢手!”

    可此时两人都是打出了真火,手中更是使出了十分的力气,已然收手不及,那两只返虚掌眼见着就要实实在在的落到了那陈墨的身上,但见得这陈墨展开双手,,尽都搭在了这两人的手腕处,使出了一个黏字诀

    ,一左一右,来回间,已经将那两人的攻势尽数散去!

    两人止住了身子,心下长舒一口气,虽说两人都想着给对方一个教训,可同样的是,这两位都不想伤到陈墨的,先前看着这陈墨挡在两人的中间的时候,这两人的心里就别提又多紧张了!

    又是片刻的功夫儿,那莫倾心回过了神儿来,美眸中异彩连连,那目光盯在陈墨的身上,上下打量过一番,眼神里全都是些不可思议的模样儿,接着,又轻声开口说道:“你不是被掌教师伯给封住了修为,怎么还能接下我这一掌?”

    陈墨面上无奈,转眼去,看着那莫倾心精致的面孔,开口说道:“只不过是封住了修为,又不是断了手脚,使了几分巧力罢了!”接着,想到了这莫倾心方才的事情,面上佯装怒意,开口说道:“方才要你在厅堂上等着我们,怎么到了这里?”

    这莫倾心晓得自己做的不对,一阵心虚,转头避过了那陈墨的眼神儿,并未开口做过解释,只是转眼间,撇到了那一边儿红衣的身上,猛然又转回头去,看着那陈墨开口说道:“哼,我不过来看看还不晓得呢,都说你在这山下讨了一个好媳妇儿,就连徐清回到山上的时候还好好的吹捧了一番呢,谁曾想,竟然是个狐狸精!难道你忘了玄霄师伯的事情了?”

    陈墨眼神示意,示意着这莫倾心收住言语,只是已然晚了,等着那莫倾心说完,一旁的红衣又做那眉头倒竖的模样儿,眼看这又要起身上前,擎掌要打,得亏有着陈墨拦住,一把将那红衣抱住,这才没生出麻烦!

    还好一旁的张钊见得这热闹也看得差不多了,更是晓得了这莫倾心误会了陈墨与红衣的关系,上前两步,来到了这几人的身旁,看着那莫倾心,轻声开口说道:“在下龙虎山张钊,见过道友!”

    见得如此,这莫倾心心里生出了几分纳闷儿,不晓得这老头子无端站在自己面前是所为何事,只是出于礼数,这莫倾心还是点头略作示意!

    “道友想来是误会了,掌教他与这位妖族的公主并不是夫妻的!”张钊开口,只不过那言语里却还是改不了对陈墨的称谓,“掌教的妻子乃是我龙虎山前任掌教的亲女唐沁,只不过此时并不在这里的!”

    “掌教?”听完了张钊的这些个言语之后,这莫倾心心里的疑惑更重,:“你说的这个掌教是陈墨?”

    “不错!”说着,那张钊轻轻点头!

    “呵!”莫倾心轻声笑过了一声,那眼神里少不了的揶揄,看着一边儿的陈墨,轻声接着开口说道:“当日你下山的时候,掌教师伯就害怕你在这山下惹出一些个麻烦,这才封住了你的修为,谁曾想,就是这般,你还不能安生,坑蒙拐骗的,不仅仅骗了人家的闺女,还连人家掌教的位子也一并骗了过来!”

    陈墨听得了这些个言语之后,心下无奈,忍不住在心里埋怨那张钊无端站出来干什么,平白的又给自己添了一些个麻烦!虽说这般腹诽着,可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这陈墨并未跟张钊计较,只是对着那莫倾心开口说道:“这些个事情说来话长,等着日后有机会,我再与你好生解释一番的!”

    “随你了!”莫倾心随口说道,接着,又将目光投到了一旁的红衣身上,美眸轻轻眯起!陈墨见得了这般,心知不妙,这莫倾心不知又想怎么挤兑李夕颜呢!

    果然,如陈墨所料,那莫倾心看过了那红衣一眼之后,接着,便轻声开口道:“先前我还以为你是这陈墨的妻子呢,原来不是啊!你们妖族的女子也太不知廉耻了一些,没什么名分,就孤男寡女的住在了一起,可怜,没有圣人教化,连这等男女有别的道理也不晓得!”

    只是此番这红衣也是稀奇,听得了这莫倾心的言语之后,面上不曾生出了半点儿的怒火,反而自那红纱底下传出来一道清脆的笑声,细长的凤眸迎着那莫倾心的目光,不曾有着半分的退让,接着,声音再次传出来!

    “谁说我跟陈墨没关系了?相当日在那龙虎山上的时候而,我们俩也是拜过天地的呢!说起来,也算是有着名分的夫妻了,住在一起又怎么了?倒是莫姑娘,没经得人家的同意,便私自去到这男子的屋子里,朕论起来,不知廉耻的,应该是莫姑娘你吧!”

    在这些个言语之后,陈墨也是细细的想了想,想到了当日自己与唐沁在龙虎山上拜堂的光景儿,想着那日里这红衣还是一只小狐狸的时候,人立而起,与自己拜堂的事情,也觉得这红衣说的甚是合乎道理!

    “你!”这莫倾心却是不知这些个事情,只是见得那陈墨面上的表情,心里也是猜测出了几分,知晓这红衣口中的言语八成也是真的,心下难免一阵气急,想要口反驳,却又不晓得应该说些什么言语,一时间语塞,转头过去,气鼓鼓的生着气!

    ......

    刀兵暂息,口角又生唇枪箭!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114txt.com。4020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114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