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电子书电子书推荐金牌推荐日排行榜周排行榜月排行榜总排行榜小说专题
首页4020电子书 > 灵魂的战歌 > 第165章 智慧的歌声

第165章 智慧的歌声

小说:灵魂的战歌作者:北野陵字数:4970更新时间 : 2019-06-12 15:39:07
    一群人坐在庭院里越聊越投机,难得如此放松,谁都不愿起身,最后干脆直接躺在石铺的地面上,一边观赏星空一边畅所欲言,十分惬意。

    震撼已不足以形容使者们进入魔鬼森林以来所看到的一切,诺罗感触颇深:“来这里之前,我从未想象过这种没有奴役的自由社会……”

    “或许是因为,在当今的东大陆,‘奴役’仍然是占据着主导地位的统治思想,人们早已习以为然,无论统治者还是被统治者,都把奴役当成了天经地义的事情。我常常在想,我们的文明发展方向是否有益于我们的将来?过去许多根深蒂固的文化因素,例如:奴役文化与等级文化,以及某些传统观念,虽然实际上害处多于益处,有些甚至根本没有益处,但人们仍旧固执地将那些腐朽的观念传递下去。而难以采纳,或压根不愿接受一些明显对社会发展更有利的新思想或新事物,甚至强力抵制、无情扼杀。但我相信,总有一天,那些腐朽的社会,将会被一些善于分辨好坏、乐于接纳新思想和新事物的开明的社会所取代……”

    说到这里,未来•苏卡兰纳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了流光人曾经说过的一些话,不禁又道:“人们之所以力求物质财富,不惜互相残杀,正是因为害怕生存得不到保障,这是奴役文化强加在人们身上的一种束缚。若是人们可以不再为生存而苦恼、斗争,那么,他们的灵魂将会获得更多的自由,得以去追求生命中更高尚的东西。”

    “所以,佳宁城才会实行资源共享的无税制度么?”诺罗颇为惊异。

    “嗯,”未来感慨道,“人的生命是短暂的,智慧是珍贵的,不应该只浪费在‘为追求温饱而不顾一切地埋头苦干’这件事上。我们的文明发展至今,人们所创造的集体财富,其实已经完全足以解决全民的原始生存需求了,就端看统治者们能否公平地利用这些财富了。‘奴役’无疑是最糟蹋生命的一种统治方式,它仅仅是为了一小部分人的利益,而限制了大部分人的生存方式,封闭了人们的思想,令人们变得更加狭隘愚昧。由此而滋生的不满和仇恨,将会引发越来越多的战争,严重危及了社会的安定,也不利于世界的和平。”

    “在久远的过去,也许战争曾经是能够迫使野蛮人走向文明的一种途径。但是,它不可能永远都是正确的途径。我们这个种族,若想再进一步发展,就必须消除战争,否则只会走上自我毁灭的道路。而‘奴役’则是当今战争的根源,我们最急需消除的,正是这种老旧的统治思想。”

    闻言,诺罗胸中已是震撼连连。未曾想过,这位年轻首领心中所牵挂的竟是世界的和平,而不仅仅只是佳宁城这一方乐土。他的所思所言,无不令人起敬,遂不禁问道:“所以,你就想到了‘和治’,是么?”

    “关于‘和治’……”未来不由得露出了一道笑意,“这其实是从流光人的‘生存法则’中获得的灵感。”

    旁边的默谛见使者们皆是一脸困惑,便解释道:“世上并不存在完美的社会制度,至少在莱佩濂世界是这样的,因为我们本身就不完美。但是,我们莱佩濂人的社会正在趋向复杂化,而流光人的社会则朝着简单化的方向发展。因此,我们参考流光人的生存法则,制定出了一套简约的社会系统,以减轻人们的生活负担,尽量使社会变得相对更加公平一些。但毕竟流光人与莱佩濂人是两个截然不同的种族,有着迥异的生存方式和文明背景,不可能完全照搬他们的法则。我们传统的‘政治’是一种维护国家权威的手段,而‘和治’则是在生存资源相对公平的基础上,鼓励民众自发地维护社会稳定的一种方式。两者之间最大的区别在于,‘政治’的服务对象是政权,而‘和治’的服务对象则是整个社会体系中的民众。”

    佳宁人十分善于树立积极的意识形态,并懂得以最佳的方式组织民众,继而促进生产力和创造力的最大化,简而言之,就是物尽其用、人尽其才,让使者们感触良多。

    诺罗不禁好奇道:“流光人的生存法则,是一种怎样的法则呢?”

    “嗯,那是一种我们难以想象的生存方式……”说着,未来•苏卡兰纳不觉陷入了沉思。或许正是难以想象,所以他也解释不清,以至不由自主地陷入了思考。

    见状,诺罗也不再追问,今夜值得他思考的东西实在太多了,随即也不由得陷入了深思。

    末月时分,一阵若隐若现的歌声忽然从远方飘来,那清泉般的歌声仿佛能够渗入灵魂,将心底的尘埃冲洗得干干净净,大家都情不自禁地聆听了起来。

    “那是……”穆奇疑惑地坐了起来,他不曾听过如此奇异而美妙的歌声,起初还以为是幻觉,仔细聆听之下,才发现那神秘之声不绝于耳,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你们听见了吗?”

    “嗯,听见了。”诺罗轻声道,其他人自然也不例外。不过那旋律实在太悠远神秘,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因而使人迷惑不已,难以判断虚实。

    “那是流光人的歌声。”愒缇斯平静地说道,他身旁的迦里也不陌生。虽然他们已不是第一次听到那样的歌声,但每次都会被它深深地吸引。

    “流光人的歌声?”穆奇诧异道,“我从来不知道歌声也能够、能够如此……怎么说呢?”

    “能够抚慰人心。”未来闭着双眼轻声道,似乎十分享受那些从宁静的夜色中飘来的歌声。

    “对、对、对,你说的没错,就是抚慰人心。”穆奇不禁仰头望向天际,试图寻找声源的方向。“可是,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呢?”

    “因为那不仅仅只是歌声……”愒缇斯若有所思地说道。

    “不只是歌声?为何这样说?”罗德也好奇地追问道。

    “我见过……”愒缇斯知道自己的经历太过匪夷所思,即便说出来也难以令人信服,但若是眼前这些人的话,或许值得一试。他对流光人怀有一种特殊的情感,所以也由衷地希望能够得到更多人的理解,让他们明白流光人并没有传闻中那么可怕。于是解释道,“流光人的歌声其实是可以看见的,就像是一种被赋予了神秘力量的光线,无论你坠入多么黑暗的深渊,只要找到它,它就能把你引向光明……我曾经被它救过一次,终身难忘。”

    “是啊!而且,只要见过一次,往后再听到时,便都能看得见了。一旦你意识到了它的存在,它就会变得越来越清晰。”桑无也有感而发。

    “咦?你也见过?!”愒缇斯倏地坐了起来,惊喜地望向桑无。本以为世间只有自己体验过那种匪夷所思的事情,不想竟有人与他感同身受,怎能不激动呢?

    “没错!但事实上,即便他们不开口吟唱,那些神秘的光芒依然是存在的。”桑无笑道。

    “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愒缇斯有些困惑,其余使者也纷纷好奇地望着桑无。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发觉,那歌声里似乎蕴含了所有我们能够想象得到的美好的感觉,比如:自然、愉悦、舒适,等等。”桑无说道。

    “听你这么说,再慢慢回味起来,的确是这种感觉。”愒缇斯恍然大悟。

    只听桑无继续道:“流光人能够看见和听见许许多多我们无法察觉得到的东西,那些歌声……实际上,他们只是把自己所看到的美好的事物,通过歌声传达出来而已。换句话说,如果不是他们将所见之物,以声音为媒介送到我们的感官中,我们自己是无法察觉的。以我们浅薄的智慧和迟钝的感官,想要彻底理解这一切还是非常困难的。”

    “你是如何知道的呢?”愒缇斯兴致盎然地问道。

    “呵,其实我也被流光人救过。”桑无回忆道,“以前,我曾经困在一个牢笼里,尽管历尽千辛终于逃了出来,但我却发现,自己还陷在另一个牢笼中——那时手脚几乎俱废,浑身可谓无一处完好,这副沉重的躯体突然变成了累赘,像牢笼一样困着我,令我无法前进。然而我不甘放弃,靠着仅存的意识,不断地寻找着拯救自己的办法。渐渐地,我在黑暗中发现了一道光芒,于是本能地伸出手紧紧地抓住它,借力摆脱累赘,逃离了牢笼……但是后来才意识到,其实我手里什么也没抓到,实际上是通过精神力抓住那道光芒,才得以逃出生天的。那道光芒,正是通往流光人所在的世界的一条途径。遗憾的是,那个世界离我们实在太遥远了,迄今为止,我仍然在途中难以企及。若是我们的生命能够再长一些就好了……”

    “原来如此,我现在终于明白了。”愒缇斯感慨道,说起来也得感谢苛迷莲人呢。

    “其实,能看到那些歌声的,不止是你和我。”桑无又道。

    “难道还有别人吗?”愒缇斯惊讶道。

    “当然,未来和炎冗也是能够看得到的。”桑无答道。

    “真的吗?!”愒缇斯不敢置信地望向那两人,见他们正闭目聆听,那安详的神情已经给出了肯定的答案,因为流光人的歌声其实并不是直接用眼睛能看得到的,就像桑无说的那样,只能靠精神力。

    “我也看见了……”这时,一道微凉的声音平静地说道。

    闻言,不止是愒缇斯和桑无,其他人也都诧异地望向诺罗。他慢慢地睁开了眼睛,泰然自若地解释道:“一开始以为是幻觉,不过听你们这么一说,我就可以确定了。”

    “哈哈,诺罗总是能靠直觉捕捉到一些别人难以感知的东西,他能看见并不奇怪。”穆奇笑道,“不过真遗憾,为什么我不能呢?我也很想看看啊。”

    “原来竟有这么多人能够看见,我还以为就我一个呢。”愒缇斯顿觉安心了许多。

    “不多,也许世间就这么几个人能看到那些歌声吧?毕竟不是谁都能冲破那道极限之门的,对普通人来说依然很难,因为那是用心眼来看的,而非肉眼……”默谛叹道。

    “是啊,虽然听你们说了这么多,可是没体验过的人是难以理解的。”罗德也有同感。

    渐渐地,大家又安静了下来,默默地聆听着那牵动灵魂的歌声。

    许久之后,本以为可能没有人会再开口的时候,忽闻未来自言自语般轻声说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些人——他们能够看到的东西,肯定比我们还要多得多。只是,他们从不因而自满,亦不屑于炫耀,即使被人误会,也不急于辩解。也许我穷尽一生不停地追赶,也难以跟上他们的脚步。现在我终于渐渐地意识到,当我们自认为出类拔萃、信誓旦旦地想要征服世界、以证明自己不是庸人的时候,恰恰说明我们的思想仍旧停留在一个较为狭隘的层次中。因为,无论我们如何不服输地炫耀自己的才能,我们眼中所看到的,终究都不过只是自己的欲望罢了……”

    一席仿若漫不经心的自言自语,出其不意地击中了所有人的心灵,令人为之一震。这根本不像是二十几岁的年轻人会说的话,它仿佛是一个历经千年沧桑的老者眼中的世界。或许,只有当一个人站在比自己更高的地方,俯视着自己的躯体时,才能看清自己在这个世界中真正所占有的分量吧?而那些自以为是的人,是永远也做不到这一点的,更无法体会得到他的孤寂。此时此刻,他的灵魂也许已经飞离了身体,遨游于天外,却给众人留下了一个疑团:方才言及的“一些人”究竟是哪些人?众人不禁寻思了起来。

    秋夜微凉,昏昏欲睡之际,凯拉斯忽然问道:“佳宁人每夜都听着这样的歌声入眠么?”

    “是的。”默谛轻声应道。

    “难怪……”凯拉斯了然喟叹,其他人都是席地而卧,只有他身下铺了一张干净的织物。“其实,我从不认为人的劣性能够轻易地改变,尤其是经历了战火和流亡的难民更是如此。那些积郁已久、满腹愤恨、长期面临死亡威胁的人,往往更加残暴易怒,难以平复。来魔鬼森林之前,我曾有所怀疑,不过现在终于明白了。佳宁人能够如此迅速地安居乐业,应该不仅仅是制度和环境的原因,多半是狂乱的心绪已得到了抚慰的缘故吧?”

    “是啊,”默谛说道,“尽管我们也尝试过许多办法,力图帮助人们修复伤痕累累的灵魂,但不得不承认,如果没有那些抚慰人心的歌声,事情或许不会这么顺利。”

    “没想到,莱佩濂人与流光人也能如此和平地相处。”凯拉斯感慨道,“那些流光人偶尔也会到佳宁城中来么?”

    “不,流光人不曾在城内出现过。”默谛解释道,“毕竟这里许多人都亲眼目睹过年初的那场战事,对流光人的恐惧感还未完全消除。但同时,人们已经意识到,只要不去憎恨流光人、不与他们为敌的话,就不会受到伤害,因此也不再排斥与流光人比邻而居了。”

    “我突然也很想去见识一下……”凯拉斯睡意朦胧地说道。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114txt.com。4020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114txt.com